注冊
資訊
您當前所在位置:
首頁 > 資訊 > 電力

電改新政落地煤電聯動取消 關注三大投資方向

來源:券商中國  撰稿人:  發布時間:2019年09月29日 瀏覽:
摘要:

  電力市場迎來重大改革!

  最新國常會確定取消煤電聯動機制,將標桿上網電價機制改為“基準價+上下浮動”的市場化機制。在業內專家看來,此舉或將壓縮電廠(主要是火電)盈利空間,從而給煤價帶來較大壓力,影響相關市場的同時帶來一些投資機會。

  上網電價機制改為“基準價+上下浮動”

  據央視報道,9月26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,完善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形成機制,促進電力市場化交易,降低企業用電成本。

  會議決定,從明年1月1日起,取消煤電價格聯動機制,將標桿上網電價機制改為“基準價+上下浮動”的市場化機制。基準價按各地標桿上網電價確定,浮動范圍為上浮不超過10%、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%,具體電價由供需雙方協商或競價確定。

  為降低企業成本,會議強調,電價明年暫不上浮,特別要確保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只降不升。居民、農業等民生用電繼續執行現行目錄電價,確保穩定。

  統計數據顯示,今年上半年,我國完成電力市場化交易電量達1.1萬億千瓦時,同比增長29.3%,占全社會用電量的32.4%。電力直接交易平均降價幅度3.4分/千瓦時,減輕企業用電負擔約300億元。

  梳理以上消息,主要有三大關鍵點:

  1、從明年1月1日起,標桿上網電價機制改為“基準價+上下浮動”的市場化機制。

  2、基準價按各地標桿上網電價確定,浮動范圍為上浮不超過10%、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%。

  3、電價明年暫不上浮。

  三大影響不容忽視

  卓創資訊分析師張敏認為,此次出臺的新政將帶來三大影響:

  (1)用電企業生產成本將進一步下降。

  整體來看實行電力市場化,最大的受益者還是用電企業,政策導向也傾向于用電企業,通過實行電力市場化后,能進一步促進和提高電力市場化交易的水平,從而降低企業和居民生產和生活的用電成本,最終達到降低生產資料的成本,提高商品的競爭力水平。

  (2)發電企業后期盈利空間會收縮。

  政策中明確指出,基準價按各地現行燃煤發電標桿上網電價確定,浮動范圍為上浮不超過10%、下浮原則上不超過15%,明年暫不上浮,特別要確保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只降不升。浮動電價的上漲幅度小于下跌幅度,而且2020年電價只能降不能漲,政策導向不利于燃煤電廠,燃煤發電企業要下調上網電價,電價下調后燃煤電廠的盈利能力會進一步降低。燃煤電廠盈利水平下降后,就只能打壓煤價。

  (3)煤價繼續承壓。

  2020年電價只能降不能漲而且電價的上浮比例小于下浮比例,電廠利益要更多的向用電企業傾斜,因此電廠出于維護自身利益只能向煤企施壓和索要利潤,因此打壓煤炭價格是必然。在當前煤炭市場供需格局不斷偏寬松的狀態下,發電企業會進一步打壓煤價,煤炭市場價格將承壓下行,其中影響最大的是2020年的年度長協基準價格。

  2016年年底確定的年度長協基準價是535元/噸,而目前增值稅稅率累計下調了4個百分點,這4個百分點的減負讓利應該是給下游的,但是電煤長協基準價并未調整。現要提高電價的市場化程度,目的就是為了降低電價,電價降低后,燃煤電廠企業盈利受損,打壓煤價是必然。

  因此未來煤企勢必要把減稅降負的政策紅利讓渡給下游發電企業。如果明年的長協價把這4個稅點降下來,對應的年度長協的基準價應該是517元/噸,而目前電煤價格綠色區間的范圍是500-570,對應著煤炭的綠色價格區間的范圍也會降至482-552元/噸之間,因此2020年電煤市場價格降至550元/噸以下,長協煤基準價格降至520元/噸以下或是必然。

  期市、股市機會在哪里?

  煤炭屬于大宗商品,國內動力煤2013年就已經上市,股市方面煤企、電廠均有不少上市公司,這些投資標的也將因為新政發生調整和變化,投資機會也隨之而來。

  投資機會一:做空動力煤

  在多數業內人士看來,新政將讓本就基本面疲軟的動力煤進一步承壓,這一品種未來存在階段性做空機會。

  展望四季度動力煤市場,東證期貨黑色產業資深分析師顧萌認為,由于弱勢需求并未出現轉折跡象,加之供應整體較為充足,動力煤期現貨價格重心仍將整體下移。在煤價回落環境中,下游冬儲節奏更趨于謹慎,且現貨采購往往選擇現貨相較月度長協存在價格優勢的時段。因此,短期由于日耗的回落和庫存天數的上升,難以拉動電廠的補庫意愿,11月合約對應冬儲合約的概率不大。而1月合約短期下行壓力仍存,不過四季度將存在階段性冬儲行情。預計1月合約主要在550-590元/噸運行,建議在冬儲階段嘗試1至3或1至5正套。

  實際上,在新政出臺的當天,鄭商所動力煤期貨就出現了大幅下挫。

  張敏也指出,今年全國煤炭價格走勢呈現出兩大特點:一是價格重心整體下移,二是價格波動幅度收窄。以秦皇島港5500大卡動力煤為例,2018年煤價最高值為2月初的770元/噸,全年煤價最低值為4月中旬的565元/噸,兩者價差205元/噸。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9月26日平均價格為603元/噸,同比下跌58元/噸,跌幅達8.77%,全年價格位于580-640元/噸之間運行。

  “隨著新增產能陸續投產釋放,國內煤炭供給能力將不斷增強,而下游電廠在高庫存以及低日耗的常態下,用煤需求難以有大幅提升,煤炭價格重心繼續下移將是大概率事件。那從明年1月1日起,實行新的電價定價機制后,電價下行,燃煤電廠盈利受損,這將進一步加大煤價下行的壓力,因此2020年電煤市場價格降至550元/噸以下,長協煤基準價格降至520元/噸以下或是必然。”張敏表示。

  投資機會二:火電承壓,水電、光伏下跌后有機會

  中金公司報告認為,火電企業短期將率先承壓。政策中2020年“暫不上浮”的表述,在“減稅降費”大環境下,本輪“市場化”更趨煤電電價下調。據中金測算,如果明年一般工商業電價再降10%,需要新入市火電標桿下調11.1%,對主要火電企業明年盈利影響在9%-60%。雖然火電利潤處于低位,但不同省份煤電利潤存在較大差異,有可能造成利潤較差的省份不調整,但利潤較多的省份調整較大,帶來火電板塊股價基本面承壓。后續表現需要進一步觀察電價實際浮動情況。

  同時,電價下行可能會讓煤價有回調壓力,但具體下降多少要看當時的供給和政策、宏觀環境決定,例如新產能投放節奏,進口規模及綜合電力需求。另外,動力煤需求里有大約 60%是電煤,而非電煤(下游客戶主要是水泥、化工等)的銷售已經是市場化,所以總體來說放開電價這一事件對煤價的壓力不算很大。機制調整不影響新能源存量電價和補貼總量,但可能提高國內平價門檻。政策明確基準價仍基于現行煤電標桿電價,與之掛鉤的新能源存量項目、今明兩年競價、平價項目電價將不受影響,短期補貼調整風險解除。煤電電價走低也將提高各地實現平價上網難度,或影響國內新增裝機量,帶來風電、光伏設備價格繼續下降,催生海外裝機需求增長。而考慮到國內光伏需求占全球市場比例已降至 30%以下,政策對光伏整體需求影響有限。部分水電電價有下行可能,但龍頭強現金流支撐派息能力、有望完成分紅承諾。以煤電標桿倒推的水電外送電價降價可能性大。

  中金公司認為,龍頭水電企業現金流充足,且資本性開支逐步走低,電價結算無拖欠,不影響其完成分紅承諾。以長江電力為例,按其承諾2016-2020年每股分紅0.65元,資金總需求在150億元,即使溪向電價下調10%,其經營性現金流或下降4%,分紅覆蓋率仍達到2.24 倍。

  綜合以上,中金公司認為光伏板塊在本輪股價下跌后會有較好的買入機會,同時認為水電龍頭派息穩定、現金流充裕,股價下跌后有買入機會,看好長江電力-A。

  投資機會三:關注動力煤上市公司

  有分析人士提出,盡管動力煤價格短期可能承壓,但在電力市場化新政下,中長期煤價反而可能會保持在高位,這對相關動力煤上市公司或將形成利好。

  信達證券認為,中長期看,采用市場化浮動機制之后,煤、電產業由“市場煤、計劃電”改為“市場化的煤和電”,煤電矛盾將大大化解,煤電聯手成為變相漲價的一個方式,大概率煤、電價格會保持高位。

  行業方面,目前煤炭市場供需兩弱,沿海煤炭價格維持弱穩態勢。一方面,供給端大慶臨近,火工品管控更為嚴格,產地供給走弱,地銷較好,部分產地煤價上漲;另一方面,火電開工水平較低,淡季補庫動力不足,下游采購意愿較低,大秦鐵路檢修基本結束,影響微弱。整體來看,煤炭供需兩弱,價格弱穩運行。焦煤方面,焦煤市場整體弱勢。煉焦煤煤礦庫存繼續攀升,部分主產地主流大礦庫存已增至年內高點,部分煤企為緩解出貨壓力,繼續加大量價優惠政策,煤價已降至近年內的低位水平,在焦炭市場暫無明顯起色及煤礦供應充足情況下,下游多繼續保持中低位庫存水平,短期內焦煤市場整體弱穩。

  “動力煤繼續推薦估值優勢明顯,安全邊際較高且具有成長性的兗州煤業(H、A),資源稟賦優異,內生增長空間較大的陜西煤業,和業績穩健、現金流充沛的中國神華(H、A)三大核心標的。煉焦煤積極關注西山煤電(國改預期)、淮北礦業、平煤股份等以及煤炭供應鏈管理與金融公司瑞茂通。”信達證券指出。

責任編輯:上游
分享文章到:
0
瀏覽次數:
】 【 打印本頁】 【 關閉窗口
因特網信息服務:電信業務審批[2004]885號 經營許可證編號:京ICP證040699號-1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070號 廣告經營許可證:京海工商廣字第9990號
组六全包稳赚方案 中科匯聯承辦,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,portal門戶,輿情監測,搜索引擎,政府門戶,信息公開,電子政務